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人生驿站

回首 感悟 思考......

 
 
 

日志

 
 

锤炼《原创》  

2007-08-10 09:28:10|  分类: 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锤炼《原创》 - 五味杂陈 - 我的人生驿站

                                                     回首 往 事

 

      九十年代中后期,因为耐不过一个做公司老板的朋友的多次恳请,我辞掉了一份轻松、而且面子和票子也都还不错的管理类工作,进入了他那个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行业。(“性格决定命运”,这就是我….)还不仅如此,我还要在前任撂下的烂摊子上、重新组建一支队伍,并织补起全国的销售网络、尽可能的打通各种关节、在最短的时间内产生利润。(别误会,对我个人而言,年固定收入比之前单位还要少。我这个该死的要强的性格,在今天这个社会,从某种层面上说基本属于大脑进水那种。)

     接下这付担子可想压力会有多大、责任会有多重。

     这是个与某部委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生产与销售机械设备的企业,服务对象基本是公安系统的使用单位,小到县级职能主管部门、大到省市级职能主管部门。要在短期内织起这样一张网谈何容易。而这种职能部门使用的设备、既不是生活用品,又不是一般耗材,投资一次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才会再更新或增加与扩大。以至前期的铺垫时间会很长,这样一来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一种情况,即:前期做了很多工作,突然人事变动,一切需要从头再来;另一方面企业资金周转也很慢。

     而这个企业又是那种从研发到生产、销售一条龙的麻雀类型,这就在我这个新任(人)头上又加了一把刀,因为我的职位是“市场营销部经理”(这个头衔在不同的企业,职责、内含和定位是不一样的)我除了负责“市场”、“销售”两个职责外,在这个企业还要以销定产。每周、每月的部门以上工作例会,我是重中之重。车间的材料与部件购置等,基本要由我提供的市场信息与动向、甚至具体到订单中的型号、配置等来决定。(理论上说,整个企业的人员工资、各种挑费,也是要从卖设备的利润中产生的。)现在想来,我真是个天字号的“大脑袋”,传统教育培养出来的怪胎。

(而有些情况也是在我进入后才不断加码和逐渐了解的。“朋友”虽然也是传统教育的产物,不会太离谱,但人家首先是老板和商人,好听话在请你时就已说完了,辕一旦驾上,剩下的就是余光看着头上的鞭子拼命的跑了。)我答应朋友先帮他做一年,一年以后根据情况再定。但我还是给他做了两年。说实话,这两年时间,在有些方面对我的确有着切实的锻炼和积累。有些事情也让我记忆深刻。

 …….

为了做到有的放矢的制定销售计划与市场方向、步骤,以及对当时市场情况有个客观的估价,我决定在组建队伍的同时、把现有人员分分工,我与大家一起到一些重点省份去跑一跑,以获取第一手资料。希望工作能尽快有眉目、有进展,我的安排都是紧锣密鼓、快马加鞭的。

其中湖南一行,让我至今难忘。

那年,要在江南某省会城市举办一个国际性的专业设备展览。综合各方面情况,我向公司领导打了个参展报告,同时申请了一台参展设备。报告批准后,工厂开始安排生产。我便利用展前的一周时间去湖南下县考察情况,走时把去参加国际展览的行头都装进了下县的行囊,以便直接赶去参展。(而下县却要选最朴旧的着装,况且是十几年前)那趟带了部门里一个年轻人同往。可尽管有两个人,七天时间跑遍全省的使用部门也是非常困难的,可我当时就是这么压给自己的。

我们坐火车抵达长沙时已是掌灯时分,先安排宾馆住下后,买了一本湖南地图,把需要跑的点儿勾出来,计划一下路线。第二天起大早,把参展的行装存在酒店,登上了长沙直达张家界的专列,(一方面不想错过著名自然保护区、同时张家界也是一个点儿)在张家界游览半天(跑马观花),第二天一早与下属分手,一人负责西线、一人负责东线,说好七天后在长沙集合飞浙江。

时间真是很紧张,我们要的是各县的设备型号、购置与使用年限、负荷情况、是否有更新计划,以及具体负责人、甚至人员短期内是否会调整等等情况。有时一天要跑两个以上地方,走到哪就住到哪,很辛苦,且一点不能怠慢。

和下属分手后,我径直去了张家界的主管机构。基层条件很差,张家界又多是山地。当我站在那位经办人面前时,他十分意外,一个白白净净、一口普通话的女士从北京跑到他们大山里的基层…..我们谈的彼此都很诚恳,我要的数据和相关资料也都很快落实了,便匆匆上路赶往下一个点儿。坐上在山区行驶的省内长途车,开始盘算着下一站的相关事宜…..

不知车子驶离张家界多远,忽然停下了。透过车窗望去,离我们车子不远处是一个近乎V字型的转弯,一辆加长货车也许因为超载,转弯时切了轴,好在速度慢,没有出大意外,但却把那个转弯处堵了个正着,双向的车都无法通过。车上的人都纷纷下车,站在路边抽烟、谈天…..我可急死了,不说我的时间之不容耽搁,就这大山里…..满眼望去各色车里出来的人没有一个似我这般异乡人模样、且还是个女人。我完全没有安全感。脑子里时而闪过“湘西是出土匪的地方啊”……

听人说在等一辆两吨的吊车来把坏车上的货吊下来、再把坏车拖走。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吊车总算来了,可路还是没通的样子,又听说那个两吨的吊车吊不了,回去换四吨的吊车了。天呐,回头望去我们的车后已稀稀拉拉的排了十几辆车。天渐渐开始黑了,又下起了山区常见的小雨。我的脑子在拼命的转动,整合着眼前的一切.“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不能坐以待毙….”忽然一辆微型面包车贴着山的一侧缓缓驶来,就在它从我身边驶过的一刹那,我突然有了一丝希望,紧追几步请求开车的人带上我,驾车的是一个青年男人,车上还有一个农民模样的老汉,他们竞欣然同意了,剩下就看我的运气了。我飞快跑回长途车上扯下我随身的提包,赶上等着我的小面包车。雨中“小面”贴着那个坏了的大货车驶离了那段被堵死的盘山路。我试着问他们需要付多少钱,(我当时的心情只要能到地方、只要安全,要多少钱我都给。)可他们只意外的收了我五元钱,(那时的湘西民风真的很纯朴)“我碰到好人了!”车子慢慢在漆黑的雨里跑了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发动机后面的空荡处,有一只诺大的竹筐,里面装了满满一筐鞭炮,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颠簸的山路…..(原来他们是父子俩,在家门口有个小铺子,这趟是去张家界进货的。)一切听天由命吧,顾不了了。那父子俩的家就在我要去的长途车的下一站。雨中我谢过他们,又坐上了另一趟长途车赶往计划中的下一站。

这是一辆比先前破旧些的“中巴”,我选择了最后面的一个座位,这样上来人我可以先有个照量(车匪路霸不得不防)。开车后我总算放松了些,倦意中想打个小瞌睡。谁知车子突然又停了,我忙睁开眼睛,只见一辆黑色的卧车停在旁边,一个中年女人正在从车里提出大包小包的,送两个中年男人上我们这车。两个满嘴酒气的男人上车后,把车里从前到后的人都打量了一遍,眼神遛过我的时候,分明停顿了好一会儿。昏暗中我感觉他们不是普通的人,似乎有种不可预见的不祥。我还是闭上了眼睛,但瞌睡是打不成了。一根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此时又派出了无数个哨兵。

目的地总算到了,我不动声色的提起随身的小包,忽然看到那两个神秘的人也下车了。只听身后“呲——”的一声,中巴关上车门开走了。雨中的路灯下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其中那个头儿似的人仍不停的打量我,让我所有的汗毛都竖着。与其互相揣摩、不如主动出击,探探虚实…..我礼貌的向那人打听要去的警务部门,那人更加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跟着甩出一句话:“跟我走吧!”。我完全没有准备,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可只几秒钟的停顿后我竞“勇敢”的答应了他。“豁出去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答应的同时我告诉自己。这时我才看到黑暗处早已停着一辆卧车,走近时我主动拉开了副驾驶位子的车门,并客气的跟那人打了个招呼。车子开动后,那个头儿样的男人开始问我从哪来,到那个警务部门干什么?我说:北京,办业务。这时一直都一脸严肃的男人,总算说了一句听上去有点“人味”的话,“你们单位真是不负责任,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就一个年轻女同志从北京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出差,你幸亏碰到我了…..”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我要去的那个单位刚退下来的前任主管领导。难怪那么一双不是警察就是土匪的眼睛,那么一副神秘而“阴沉”的气质。

第二天,有他的引见,我顺利办完了要办的事情,又赶往下一个计划中的点儿了。

 

七天后我和属下按时抵达了那个江南水乡的美丽城市。坐在飞机上有种从蛮荒回归文明的感觉,辛苦、化险为夷、阅历、收获…..一切都变成了本子上的工作笔记。想着下一站要面对的是大城市的灯红酒绿了…..

我们定的展位就在开幕式主席台边上的空场上,很醒目,也是进入展馆的必经之处.展会为我们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彩棚,并预备了桌椅,只等我们的设备一到,即可安放到预定位置。为了技术方面的保障,我还向技术部门借了两名工程师。

在我的要求下,那天全体参展人员都进入展馆熟悉各自的位置,并清扫场地、落实电源、粘贴文字说明牌、明确分工等等。只等傍晚时分,货车放行后即进入、固定、通电试验,以迎接第二天的开幕。

谁知,这一行的蹉跎还远远没有结束。下午四点钟左右我的手机响了,是为我们运送设备的公司打来的,说那辆拉着我们参展设备的车,在快到这个城市的国道上撞车了…..。我简直要疯了,明天部里、省里领导、外宾及N个我们的重要客户都会来参加开幕式…..,一干人等都在等我拿主意,我不能有任何颓丧、懈怠。我要了开货车司机的电话,落实了事故的情况和设备受损程度,并马上汇报了公司,跟着给省厅主管领导打电话求助,并致电给我当地的朋友一起想办法。太阳眼看要落山了,在我们焦急的等待中,那辆事故车持着省厅开具的特别通行证,拉着我们那个期盼中的“宝贝”进入到我们的展位。我和工程师及朋友开始查看设备状况,所幸未伤及筋骨,但外观必须认真修缮。已是晚上七八点钟,剩下的就是抢时间了。朋友开车把我拉到一条当地24小时营业的汽车修理一条街。(我庆幸那里的商业成熟、发达)我们逐个摊位的陈述与请求,总算有一个店里的师傅同意跟我们去看看。看后确定主要是钣金和补漆的活,我们谈妥条件和价钱,即送师傅回去取工具和叫帮手。凌晨四五点总算一切就绪了。我回到酒店稍适休息后,便梳洗打扮赶去参加按部就班的开幕典礼。

第二天的太阳格外明亮,剪彩时的喧闹、光影把一切都淹没了,我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应酬着各方领导和宾客…..

 

虽然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想起来我依然庆幸自己还算坚强的神经。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