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人生驿站

回首 感悟 思考......

 
 
 

日志

 
 

忆海拾贝《原创》  

2007-10-06 21:25:39|  分类: 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旅(一)     

                                                                 忆海拾贝《原创》 - 五味杂陈 - 我的人生驿站

 18岁那年,在那个轰轰烈烈、没有学上的年代,我和二哥拿着爸爸写的一张纸条,告别了遥远而风刀霜剑、冰雪覆盖的北国边陲的万顷沃野,来到了毗邻港澳、酷暑难耐的某南国都城。开始了人生的一段新的历程——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普通一兵。

想来那时的一切,有着一段段值得和不值得的记忆,挑选一些算是人生的载录吧。

我的从军经历是在某军种的军区总医院里渡过的。

……

新兵连一结束,我和另外一名新兵,就被来新兵连优先挑人的手术室护士长要走了。(也许因为我个子高点,身体结实点,以及年龄在我们那批兵里相对大点,给人成熟些的感觉吧?总之手术室护士的要求,比普通科室高些。当然我们初去,只是“卫生员”或叫“护理员”)

到科里一个月,刚刚熟悉了那个陌生而全新的环境、人员、以及工作内容。一天突然接到院政治处通知,让我去一趟。政治处副主任跟我谈话,说派我执行一项新任务:到北京出差、去参加“全军落实毛主席五七指示五周年”的大型展览。

在那个极左思潮充斥的年代,还记得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我刚到部队,还需要锻炼,何况是去北京,让其他同志去、让老同志去吧!可领导显然已经研究决定了,给我的答复是:这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还说什么,责无旁贷。打点行装即刻上路,赶赴了那时还并不十分眷恋的家乡——北京)

报到后才知道,那是个在那个年代军队系统规模空前的展览。全军各军兵种都从本系统抽调、组织了专门的团队。(一个军兵种就可以横跨全国各个省份)我们的团队,有从上海、湖南、广西、广东、武汉、南京、沈阳、北京抽调的八人解说员队伍,还有美工、教导员、领队。这才只是一个军种,全军参展人员加起来有几百人。

记得每天开闭馆时,一水儿的解放牌大卡车,齐刷刷的在军事博物馆广场上一字排开,着不同军装的以女兵为众的队伍步伐整齐的疾步蹬车,跟着是哗啦哗啦后车厢板相继扣上的声响,继而一辆跟一辆的“大解放”呼啦啦开出大门、开上长安街…..那阵势真的很壮观,也有点像军队进驻、占领某地的情景,呵呵呵呵。(那时还是年纪小,加上又身在其中,故并不以为然。今年是建军80周年,“军博”又举办了我军八十年历程的大型展览,各大媒体对此都给予了特别的关注和报道,展期也一延再延,可谓盛况空前,这也让我不由想起那个久远年代的自己的曾经)

筹展阶段,讲解员的任务就是熟悉版面和背颂解说词。每天早上五点钟,黑糊糊的宿舍里,没有人叫,我们一个一个都先后悄悄爬出被窝,到院子里去背词了。

筹备阶段很快就过去了,先是领导审查、预展、然后是正式对外开放。这个过程随着对工作的熟悉很快就进入了良性循环。(只是最初,当整齐的官兵队伍在一声号令下,唰的在你面前坐下一片;以及对社会开放后,各界人士摩肩接踵的站满整个通道,那一张张脸、一双双眼睛全部注视着你的时候,还是有一个从紧张、习惯、到游刃有余的过程的。)

而真正很难忘记和值得提及的有这样几件事:

◆ 一次,在与往常一样面对密密麻麻的生面孔笔直站立、声音洪亮的陈述解说词,并不时的用一根一人高的解说棒、头也不回的点到相关图片时,我的眼神像平时一样无目的的在听众中转悠着,忽然一张熟悉而慈祥的脸庞,让我的目光一下子停滞了。一天不知要说上多少遍的解说词机械的从口中流淌出来,而眼睛却已被泪水模糊了…..那是我的小学老师啊!看到她满头银丝般的白发,那个疯狂年代的摧残与沧桑不言而喻……

 

◆ 那个盛大的展览,在当时受到了各方面非常的关注与重视,以至破天荒的在原展览规模的基础上,经过甄选,又搞了一个小型的对外宾开放的展厅。(生活在现而今的人一定很难理解,可那时中国一直以来的闭关锁国,何况又是个军界的展览,那真是一个很具“战略”意义的决策)

展会从全军一二百号解说员中,抽调了七个人进入外宾展厅,我荣幸的成为七人中的一个。那时主要是邀请各国驻华使领馆的官员、与国家重要客人及相关人员参观。当时“参考消息”还做了专门报道。(那时的“参考消息”是有一定级别的干部,和国家机关一定级别的部门才能订阅)

有一些重要宾客前往参观,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当时柬埔寨总理宾奴先生在我们的沙盘旁,饶有兴趣听完我的解说,不停的晃着他那大概是患有帕金森氏症的头,频频和我握手的场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还记得,第一次和一个黑人武官握手后,下意识的偷偷转过身看看自己的手,有没有被他染黑了的情景。

 

◆ 转眼,在军博的解说员工作已经进行了十个多月,还有传言说军博方面有人要让我留下来,做专职讲解员。就在这时,我们忽然接到了紧急闭馆命令。跟着进入备战演习。整天学文件、钻防空洞,大家都觉得怪怪的,可也只能服从。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忽然来了新的命令:全军几百号参展人员三天内全部撤离北京。

…….

后来才知道,那时林彪叛逃了,北京曾禁空三天,各部队都进入了一级战备。

我也和大家一起在命令时限内返回了部队。就此结束了近一年的解说员的工作。后来,全军卫生部长工作会议在我们军区召开,我们医院为了向部长们汇报医院的各方面成绩,也搞了一个(无法与军博比拟的)展览,我自然又被抽出来小试了一下牛刀。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1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