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人生驿站

回首 感悟 思考......

 
 
 

日志

 
 

(原创)北国边陲的那些日子(七)  

2009-10-24 18:02:34|  分类: 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北国边陲的那些日子(七) - 五味杂陈 - 我的人生驿站 

大概是快过节了(元旦还是春节已记不清了),二哥他们来信说准备一起回京,那些日子我心里像长了草似的乱。“不行,我也要回去!”可无论如何我没有任何请假的理由,思量再三,我决定“逃跑”回去。       

想来那个年代的我真是敢做敢为。

那是一个寒冷的黄昏,那个和我同被窝的班长(记得她还是我们连团支部的团小组长)送我。我们从营里向北走7、8里地、经过那个喝过胡豆浆的连队,再向北进入一望无边的草甸子。我俩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出去不知多远,彼此都不说话,但我们心里都明白:这个行动意味着什么……。即便这样,我还是选择了跑、她还是选择了送我。眼看天就要黑了,北风嚎叫着在旷野上飞奔,越发让人感觉到严峻、未知和少许惶恐。我不愿意耽误班长太久,使她回去无法交待而被牵连,便坚持让她回去。接下来我则要自己去面对黑暗和陌路。

班长在我的坚持下回去了,因为是“逃跑”离开,所以我们没有去团部的火车站,而是选择了去团部之前的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上车。而这个站在哪儿我们全然不知,只是想象着大概的方向。在天色马上要全部黑了之前,我看到远远的、天地之间有一排像火柴似的小棍一根根一字排开,“那一定是铁道边的电线杆”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于是便加快脚步向着那火柴棍的方向走去。天完全黑了,空旷辽阔的荒野上没有人迹、没有房子、甚至没有树木,只有凛冽的北风、黑暗和不知是否会出现的野兽,我执着勇敢的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行走着。那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一个晚上。(按现在的话说,不知该算拓展训练还是野外生存)

不知道那条路有多远、也记不得在旷野里走了多久,我总算走到了铁路边上。当双脚踩着铁轨的时候,心里已踏实了一些。我想:沿着铁路一直向团部相反的方向走就一定会走到下一个车站。

因为顶着疯狂的北风,我低着头好让自己能够喘得上气,于是无心的合着步履数着脚下的枕木。忽然,一道强烈地光束晃得我睁不开眼睛,继而是一阵刺耳的轰鸣,天呐、火车!一列呼啸而至的火车已经到了我眼前,容不得考虑,我下意识的向铁道下纵身一跳,火车怒吼着飞驰而过,带起的飞雪劈头盖脸,我赶紧深深的埋下头将皮帽拉紧。在我加速的心跳中那阵疾风飞雪过去了。这时我才发现刚才那一跳,铁道边沟壑中的积雪已经到了我的腰间。我手脚并用的重新回到铁轨上、拍干净身上的积雪和干草,继续向北走去。

又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总算在铁道的左前方看到了一点光亮,渐渐能看清楚那是一间小木屋,昏黄的光影透过冰凌包裹的窗户洒在房前的雪地上。可门口停着的那辆吉普车,让我刚刚有些放松的心情重又收紧了。出来的前两天曾听说:团里的警通连会在铁路沿线抓逃跑的人,甚至到三棵树都有他们的人……。已经到这了,说什么也得碰碰运气。我镇定了一下情绪,想好应对办法便推门进去了。屋子很小,有两个穿着和我们一样的人正坐在屋子中间的炉子边烤火,最里面是卖票的地方。我径直向里走去,递上钱买了一张到三棵树的硬座票。那条线只有慢车,是当地通向外面唯一的铁路,好像也只能到三棵树。大概是车厢挂的少的缘故,每趟车都十分拥挤,一路上小站一个接一个、连人带货的。常常都要站上好一阵才能有座位,弄不好就要一直站到三棵树。

买完票、因为没有丝毫状况,我便一脸沉静的在靠门口的条凳上坐下。随后竟然平安无事的乘车抵达了三棵树。

下车后我还是十分警觉的留心观察,生怕真的碰上警通连的人再被抓回去。我先进了车站的厕所,打开随身带的一个不大的帆布包,掏出从家里带来的拉毛围巾挂在脖子上,再把一路上带的皮帽子装进包里,又洗了个脸,感觉上和城里人距离近了点,便带着几分初战告捷的兴奋和坦然去售票窗口排队买三棵树到天津的硬座车票(为什么不直接买到北京,是没有合适的车还是什么原因早已不记得了)。

几十个小时的车程后抵达了天津,出了站便再去排队买到北京的车票。

快过节了,进京人员控制得很紧。我没有把握的找出自己离京时留下的学生证,心里盘算着:如果买不成车票我就走着回去。没有了担心警通连追捕的惶恐,心情已经好了很多。我竟顺利的买到了去北京的票。上厕所的时候遇到和我坐同一趟车从三棵树过来的一个女同志,她问我车票是否买到了,我说买到了,她说自己没有证件、请求我借学生证给她用一下,我叮嘱她不要再去我买过票的那个窗口了,于是便在一旁等候。上天真是眷顾了我,她排队的那个窗口竟然不认北京的学生证,她懊丧的把学生证还给了我,这真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已记不清从北大荒出来几天后,历尽艰难险阻,我总算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家里。推开家门的那一刻真是百感交集。那时,我忽然发现家里的房子是那么高、灯光是那么亮……

那个年代,过年前后居委会、派出所都要挨家查户口,那种时候二哥的那几个要好的同学通常都会躲在我家那间带走廊的储藏室里。

一群孩子在一起又恢复了往日欢乐和无忧的时光。

记得那时,晚上我和二哥常会聊天到半夜,似乎有永远也说不完的话。常常是爸爸睡醒一觉发现我们还在说话,便推门进来催促。

转眼到了大家都该回去的时候,我还给班长她们带了当时还很稀罕的牛肉干和其他一些零食。

我知道回去后肯定有一场“灾难”等着我,但具体会是什么情况却也无法想象,只是觉得那几个之前就很烦我的营连领导,这下可得以好好处理我了。

不知是因为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的劳动锻炼、还是他们对我有了些许了解?亦或是也找不到什么更合适的办法了。对我的处罚是要写一篇深刻的检查,在营部全体知青宿舍巡回念,近百名青年中只要有一人说不行,我就要继续写。结果如何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晚饭后排长打着手电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后,两双大头鞋踩在雪地上发出嚓嚓的声响。还依稀记得,原本喧闹的男生宿舍、经排长进去宣布后,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我在油灯下流畅的念完自己的检查,整间屋子仍然悄无声响。排长一再启发、还是没有人接话,就这样我一个个宿舍念完后,顺利的通过了处罚。

当我重新又回到那个劳动集体的时候,心里似乎一下子坚实和沉静了许多。也好像从那时开始自己的灵魂和精神才真正属于了那片土地,归顺了那个年代上天为我安排好的属于我的生活。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1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